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风吹杨花满园香

第265章 问名

风吹杨花满园香 花花小c 2949 2019-04-24 22:52:00

  沈邵风送?#21561;?#32435;采礼,除了大雁之外,还有其他礼品,食物自不必说,另有一盒子首饰和几匹衣料。

  首饰是一套头面,内有三支发梳,?#27426;?#23567;钗和?#27426;?#27493;摇,看着不多,但清一色都是纯金打造的。衣料则为纻丝和绫罗,虽然季节有些不太合适,但和纯金首?#25105;?#26679;,也都是平民不准穿戴的。使得杨五花突然有一种,穷鬼翻身,当暴发户的感觉。

  纳采过后,便是问名,也就是俗称的“合八字”。一般情况下,需要在纳采礼之后,再次派媒婆前来。但沈邵风可没那个心思等,当天就?#20960;?#21150;了,并且还跳步,直?#30001;?#37327;起婚期来。

  这一点,“自由恋爱?#26412;?#21344;了优势。爱?#21450;?#19978;了,谁还管你?#21916;?#21512;的,娶了再说啊,哪?#24515;?#20040;多?#24605;傘?p>  对沈邵风来说,这还用得着?#19979;穡?#20182;同小姑娘,那就是天生?#27426;园。?p>  杨五花对于这个也没什么想法,搁现代,谁结个婚还要去算八字的?况且,在她看来,这古代男女结合,也不见得人人都会算八字,最起码那些个什?#31383;?#22915;爱妾的进门,就没听说过会先合八字的,难道八字不合就不要了?

  至于郝媒婆,自然是大人怎么说,她就怎么做。

  只有杨阿花觉得,这样始?#21344;?#36481;了些,虽然她自己当年没办过婚礼,但八字?#24425;?#25214;人批过的。当然,碍于沈邵风是个官,虽然是自己的妹夫,但出于乡下人对官爷本能的?#27425;罰?#26472;阿花也只得听之任之。?#30001;?#22905;内心,?#24425;?#36843;切的希望妹妹能早些成婚,仍然顺势同郝媒婆选起婚期来。

  这些繁琐的事宜,都是由杨阿花做主同那郝媒婆谈的,杨五花按照大姐的要求回避了出去,待她事后得知详情时,还有些目定口呆。

  “怎么定这么早啊,我不是说要多?#26377;?#26102;候吗?”

  “已经延过啦,沈大人本来还想着在年前就娶你过门呢!这哪?#21561;?#21450;准备啊!虽说咱们有现成的喜铺子,但嫁妆还得打吧,喜被什?#21561;?#20063;得自己缝……”说到此,杨阿花又忍不住笑道:“你可不知道,那郝媒婆当时可是直接拿了一张纸出来呢,说是那上头?#21561;模?#37117;是适合嫁娶的吉日,从这个月,一直到明年六月呢,都?#23567;?#36825;沈大人是有多心急哦,早就挑好了,也难?#32440;?#26085;直接就定婚期了。”

  “那你怎么不选六月的呢?”

  “六月多热呀!带着盖头,闷在轿子里,还得走上一百多里路,到那儿满头大汗的,妆都花了,不好不好。”杨阿花摇头说道。

  “这倒?#24425;恰!?#26472;五花点?#35828;?#22836;,又问道:“那五月呢?”

  “五月头上没好日子,月底倒是有一个,但那会子该是农忙吧?咱们这儿可很少有人在农忙的时候办婚事的。也不好。”

  “唉。这么听起来,果然也就只能选四月了。”

  “其实吧,三月那个日子更好,大大吉。”杨阿花说道:“我当时光顾着想嫁妆的事情,只往后里挑,现在想想,再过几天就差不多快到农闲了吧?箱笼什?#21561;模?#25171;起来应该都挺快的,要不,咱们改成三月得了?”

  “还是四月吧,晚一个月也好。”

  能拖一个月是一个月吧!

  其实照着杨五花的真实想法,多拖一个月哪够啊,多一年还差不多好吗!

  “咦??#27426;?#21568;,这么没有明年下半年的呢?总不见得下半年就没有好日子了吧?”

  “不知道呀,郝媒婆说上头没写呢,我也不认得字。”杨阿花琢磨了一下,又道:“会不会是沈大人没选?我估摸着他是不想等那么久吧?这也难怪,他都二十好几了,换做别人,孩子早满地跑了,现在着急些?#24425;?#26377;的。你也老大不小了,能早就尽量早吧。当初你姐夫和?#39029;?#20146;的时候,从说亲到出门,还不到一个月呢。”

  ?#24425;恰?p>  反正都是要嫁,早几个月,和晚几个月,本质上似乎也没什么差别。

  杨阿花又问道:“你把妹妹们都带过去,沈大人没意见吗?”

  “他能有什么意见,我又不是没有钱,?#23478;?#38752;他养。再说,他那儿屋子多,他们几个又占不了多少地方。他要不满意,那我就带着他们,在边上租个院子,搬出来住好了。嘿嘿,那样也挺好的,前面再开一个便利铺……”

  “胡闹,也就沈大人性子好,由着你……”

  虽然杨家在沈邵风上门提亲的时候,特地?#37319;?#20102;人,但这事到底还是在村里传开了,事实上,自打杨五花带了十几个人进驻袁家之后,她们便又一次成为了杨柳湾的焦点人物。

  大溪河岸的八卦交流中心,又一次沸腾了起来,有羡慕的,也有嫉妒的,有背后说酸话的,也有当面想来攀交情的。?#36824;?#26472;五花可?#36824;?#22827;管这些,只交待大家不予理会,自己则忙着研?#38752;?#31665;的问题。

  杨五花曾?#21448;?#20799;那里,学会了一种开锅和护养铁锅的方法,虽然需要耗费不少油,但此后做菜不太容易粘锅。?#30001;?#20964;梨酥的面皮里本身就带些油,杨家现在煎起小?#30452;?#26469;,是完全不需要再放油的。虽然方便,但一个个煎制始终费了些时间,如今生意越来越好,便又有些忙?#36824;?#26469;了。

  家里现在还要管好几十个?#35828;?#20249;食,自家的庄户也?#36864;?#20102;,还能随便吃吃,但那些个军丁,大老远的从洪塘湖赶来,大冬天的还只能冷飕飕的住帐篷,再不给点?#24525;?#33636;腥,实在是过意不去。

  这个时代也没有什么长效的保温设备,茶水什么基本都?#27599;?#29616;烧。杨五花把王氏和周氏都派去了工地,给大家准备一日三餐,但考虑到她们都是大病初愈,身子骨还弱着,也不能太过劳累,每天两人轮班,只做几个时辰。又调派了好几女孩子,过去帮忙打下手,和温茶?#36864;?#36825;样一来,家里做面点的人手就少了。

  杨五花想着,既然鸭子能离火熏,那么糕点也能靠着热气直接烘培。就好像灶堂可以煨东西,大铁锅内也能闷烤食物一样,都是一种原始的简易烤箱。刚好胡进忠和王氏这对老夫妻,以前是卖烧饼的,杨五花一边同他们?#32440;?#28903;饼炉的原理,一边又拉上老乔头,琢磨着,是否可以让他儿子帮忙打一口平底的深铁锅,里头搁上带支架的分层铁盘,营造一口大烤炉出来。

  与?#36865;?#26102;,第一波正式的樟茶?#23478;?#24050;熏制完成。只可惜,当它们被送入京城的时候,香满园的大股东,袁二少,已经离开京师,或者说,出国了。

  “什么?下西洋?”杨五花惊讶地站了起来。

  “是!二少爷说,他要去西洋找宝石,回来好赚上一笔。”板凳说道。

  “呃……他这动机……”有些不纯啊!

  谁都知道,三宝公公出使西洋,乃是弘扬国威啊!到了袁满这边,变成寻宝石赚大钱了,不知道被圣人知道了,会作何感想。当然,圣人也不可能知道。

  啧啧!出国呢!

  杨五花有些酸溜溜想着,她一个现代人,还没出过国呢,倒被一个古人抢先了。

  “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呢?”

  杨五花又有些愤愤的想着,早些说,她说?#27426;?#36824;能让他带点东西呢!

  唉!这时代要是能通电话就好了。

  “二少爷不说。他怕老爷夫人不让他去,连板凳也瞒着,直到临走了,才告诉我们。”

  “啊?这挖宝的决心,可真够大的啊!”杨五花叹道。

  “还有,那宋七爷也一起去了。”板凳又道。

  ?#20843;?#23435;理吗?他不会也去寻宝吧?”杨五花再一次震惊了,说道:“他们两个在一块儿,不会打起?#31383;桑俊?p>  “不知道,听说宋七爷还带了小厮呢,二少爷就没带板凳,自己个儿去的。”板凳摇头,一副想哭的样子。

  “那个……他也不是故意丢下你的,这不,你还得帮他看着香满园,给他赚银子呢,这可是重任啊!”杨五花安慰道。

  “听说那大海可大了,在船上得呆好几个月呢,也不知道二少爷那身子骨,受不受得住……”板凳说着,还拿袖子抹了抹眼泪。

  “这个……”

  杨五花想到白?#30528;?#32982;的袁满,一副细皮嫩肉的样子,确实挺难说。

  “对了,你家少爷都下西洋,那你以后不是没事做了?”

  “二少爷让板凳跟着崔少爷,没事的时候就去?#21561;輟!?p>  “呀!那你岂不是升职当掌柜啦?”

  “嘿嘿……哪里哪里,就是帮崔少爷跑跑腿罢了。小五姑娘若有什么需要板凳跑腿的,尽管吩咐……”

  板凳带?#21561;牟还?#26159;他家主子的消息,还有几大车的樟树枝叶和茶?#19969;?#26472;五花想着以后樟茶鸭的原材料,便让他去买一批樟树苗回来,顺便也找找其他的果树苗,反正他有空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?#25913;?/a>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