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岁月如故仍忆你

第九十四章 一块玉骗来的?#22791;?#20799;

岁月如故仍忆你 灵雨既零彧 3523 2019-03-28 00:39:40

  对阵111班,年彧和郑亦玦都没有上场,观众都特别的失望,篮球队员们都知道这个弃车保帅的决定,但上场的队员?#25925;?#29305;别地拼,特别是江路,但毕竟双拳难敌四?#37073;?#27743;路一被防死后,105班得分就特别的艰难,111班看到年彧和郑亦玦一?#36710;?#23450;地看比赛,心里都明白了,这105班是准备丢这场比赛的分了。

   111班几个主力本来还把105班?#26412;?#25932;的,结果看到一病一伤,剩下江路似乎根本不足为惧,还不知道105班最后能不能杀进四强,还有没有机会可以再比一场,111班主力还有点可惜的样子。

  其?#30340;?#24423;他们并不是观众看到的那么淡定,他们心想的是如果杀进四强迟早?#25925;?#35201;对上的,所以看的时候特别认真,能多了解对?#37073;?#23545;下次再比有?#20040;Α?#23601;盯着比赛,偶尔几人还会讨论着意见。

  年彧都无?#31455;?#21450;叶昱了,叶昱反而一手拿着保温杯一手拿着含片站在边上,像个小丫环一样,年彧没空理她她也不在意,有时候年彧?#20154;?#36215;来了,她会马上拿含片给他吃,年彧太认真了,等含片送到他嘴边时他才发现,直接就着她的手就吃掉了,嘴唇碰到了叶昱的手指也似乎并没有注意,叶昱反而脸红了。

  而且观众里总?#24515;?#20040;一些人不是来看比赛就是专门盯着他俩的,就为了?#31383;?#21350;。看到太子一会喂年彧吃药,一会喂他?#20154;?#38500;了心塞自己?#36824;?#31918;喂得饱饱的,又挺兴奋的,因为又有八卦的谈资了。

  最后105班输了8?#37073;?#20284;乎是111班看到反正赢了,就没有穷追不舍。

  输了比赛篮球队总是有点失望的,虽然是意?#29616;?#20013;的。

  去吃饭的时候,一群人坐在一起都闷声不吭的,都没有人开玩笑了。

  “大家别泄气,我们还有机会。”年彧说道。

  “我们现在的目标不是全胜,是杀进四强。”江路也说道。

  气氛似乎才好了一点,江路为了缓和气氛,说些好笑的事,不可避免提起了叶昱整刘华的后续。

  “之前?#27515;?#24072;说鱼妹是我们班的外挂,除了运动会,汇演,合唱,现在篮球赛也开挂了。”

  “是啊是啊,前几天雷滨问我‘你们班太子打了缺德?这么厉害,为什?#21019;?#20182;啊?’我说‘缺德他恶意犯规’,然后那?#31561;本?#19981;说话了。我估计107班的被吓死了,哎,江路,107什么时候比啊?”

  “我看下。”江路翻出随身带的小本本,说道,“下周五。”

  “哈哈哈,107班被鱼妹吓破胆了怎?#31383;歟?#36825;不是开挂是什么。”

  “还有还有,昶子问我‘是不是太子把缺德打得下半场都没上’,我说‘是啊’,昶子也吓傻了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……”顿时笑声惊天动地。

  叶昱默默地翻了个白眼,心想如果他们能提起精神拿自己当强心剂,那自己也挺荣幸的。

  虽然当时她整刘华的时候是很多人看到的,但是人兴奋的时候言语总会夸大几分的,经过人口相传,没见过的人说起来也有一种?#36335;?#23601;在现场的感觉,而且谣言和八卦总是传得飞快,没过多久,“太子把缺德手给打折了”、“太子打得刘华下半场都没法上”、“太子把缺德打残了”、“缺德就推?#22235;?#24423;一下,太子就怒了”、“刘华?#38405;?#24423;造犯规被太子打了”、“太子打了刘华后,年彧拉着她手都不放,宝贝得不?#23567;薄ⅰ?#22826;子冲冠一怒为年彧?#22791;?#31181;版本的谣言被传得到处都是,除?#22235;?#21517;其妙?#21448;?#20102;刘华的伤势?#36864;?#20102;,年彧也很冤啊,莫名其妙成?#22235;?#20027;角,叶昱生气是因为刘华欺负105班的球员,年彧那天都没上场,但传言就是说得有鼻子有眼的,让叶昱汗颜。

  她听着这群人说的各种版本,除了“太子打了刘华后,年彧拉着她手都不放,宝贝得不?#23567;?#36825;个勉强说对了,别的要么是假的,要么是夸大了,还有,为什么“年彧拉着她手都不放,宝贝得不?#23567;!?#36825;些细节都传得这么绘声绘色,这些人就这么关注她和年彧吗?真是无语。

  年彧也觉得好笑,开始猜到叶昱整了刘华肯定会被观众到处传,毕竟打架什么的最容易让人兴奋了,?#25925;?#22826;子打架,更加让人兴奋,只是他也没想到就传成了这样,看到叶昱那皱着眉头的样子,似乎是有点郁闷。

  “别担心,?#36824;?#20182;们。”年彧以为她不喜欢这些谣言。

   ?#29677;擰!?#21494;昱勉强的笑笑,其实她不是担心谣言啊,她担心的是她和年彧,怎么被这么多人关注啊,谈个恋爱而已啊,搞得人尽皆知的,她不想这么高调的啊。早恋虽然不多见,但哪个班没有个一两对的,怎么就这么喜欢盯着她和年彧不放呢,真是闲得发慌。

   这几天叶昱天天盯着年彧吃药喝?#20154;?#19981;准冲?#39038;?#28577;,不准他跑步锻炼,最多练习取忆和控制玉灵,在教室里必须穿着外套,年彧在她的“恐吓”下乖乖地听?#21834;?p>  周末叶昱更是守着年彧五步?#38405;冢?#19968;?#20154;?#23601;紧张,马上拿含片给他吃,还特地买?#27515;?#23376;要煮“冰糖雪梨?#22791;?#24180;彧喝,年彧怕她烧了厨房,只好自?#21917;?#28822;,炖糖水在G省也挺常见,所?#38405;?#24423;?#19981;幔?#30475;到年彧还要自己下厨,叶昱很自责,年彧就笑着说道:“我又不是手残了,做个饭有什么关系。”

  “油烟对你的喉咙不好,要不我们中午点外卖吧。”

  “没事,你就是爱瞎担心,我又不是支气管炎,只是?#20154;裕?#19981;一样。”

  叶昱似乎?#25925;?#19981;情愿。

  年彧只好说:“吃多了外卖不好。”叶昱才作罢。

  ?#36824;?#22312;叶昱的精心照顾下,年彧的?#20154;?#30340;确好了很多,喉咙也不痛了,他有点惊讶,他是那种一年到头都不会感冒一次的人,对药是很排斥的,他觉得叶昱小题大作瞎担心,但又不好拂了小姑娘的好意,只好也乐得舒服乖乖地被她照顾,有时候自己吃了什么药都不知道,反正她递过来他就吃了。现在才发现,病是好得挺快的,第一天咳得惊天动地的,整个教室听到了,老师都关心地问要不要去看下医生,第二天似乎就好得差不多了。要说是自己挨的,哪有好这么快的,肯定是叶昱照?#35828;模?#24819;到这里,心里就柔软得不?#23567;?#21608;末过完就没怎么?#20154;?#20102;,但叶昱?#25925;?#19981;准他跑步,说反正要比赛,就当运动了,他无奈答应了,心里却是开心的。

   周一有比赛对阵106班,江路的情报说106技术一般,年彧的病和郑亦玦的伤都差不多痊愈了,但大家担心他们身体吃不消,所以商量后让年彧和郑亦玦各打半场。106班赢得很顺利,年彧和郑亦玦有段时间没碰球却没有手生,一上场就能马上找到感觉,打得特别顺手。

  败给111班后的首胜就像是一雪前耻一样,让105班一下子士气高涨,赢的时候105班的同学都欢呼了起来。

  叶昱看到年彧今天一天都没怎么?#20154;?#20063;?#21028;?#22810;了,比赛的时候就盯着紧紧的,就怕他?#20154;浴?#20182;一休息就马上把外套给他包着严严实实的,就担心他一出汗就着凉。

   周三对112班和周五对107班都赢了,大家高?#35828;?#19981;行,这周比赛都赢了,3连胜,下周还有两场比赛103班和108班,积分赛就结束了,周五比赛胜利后篮球队员坐在教室后面聊天。

  江路翻着他的小本本说:“111对101班输了,啧,101真是强悍,现在?#25925;?#20840;胜,他们班还要打三场,看了一下对?#37073;?#37117;不怎么样,估计都会赢。”

  “那如果111班和我们班剩下的几场?#24425;?#20840;胜,那应该没跑了,到时候决赛这两个班肯定要对上,要么是其中一个,抽签?#22993;?#19968;点,可能两个?#23478;?#23545;上。”

  “别担心,我们不?#27426;?#20250;输了,之前输是因为大鱼和大玦不在,现在我们人齐了,怕他们个鸟。”

  ?#29677;牛?#26159;的。”几个人互相安慰着,为对方打气。

  叶昱看他们这样还挺感动的,突然老胡冷?#27426;?#20002;了一句:“你们不行啊,传的谣言都?#36824;?#34880;腥,没吓到这两个班啊,开始就让你们传‘太子把缺德打成半身不遂’你们偏不听我的。”

  “你懂屁,杀进四强的都是真本事的,靠的不是小聪明,你别说‘鱼妹把缺德打成半身不遂’,你哪怕说‘打成智障’或是‘打死了’,他们都不?#34987;?#20107;,信不?”

   叶昱:?#21834;?#21351;槽……我他妈感动个锤子。原来谣言是你们传出去的。

  叶昱觉得自己太单纯了,原来这些家伙们也并不是善茬,亏自己还一腔热血的打抱不平的,顿时心里郁闷至极。

  

  放学走在路上,年彧看到叶昱闷闷不乐的就问道:“怎么了,之前不是还挺高?#35828;?#21527;?”

  叶昱摇摇头,说道:“原来谣言是他们传出去的呀。”

  “我?#24425;?#21018;知道这事,不是他们主动传的,但有点推波助澜。”年彧笑道,“看他们说你整刘华的谣言说重了,生气了?”

  叶昱?#25925;且?#25671;头,说道:“没有,我只是没想到他们会利用这些谣言,这样和刘华的恶意犯规,有区别吗?”

  年彧没想到叶昱不高?#35828;?#26159;这个,顿时好笑,揽住她的肩膀说道:?#21543;?#22993;娘,比赛没有绝对公平的,那为什么会有主场客场,会有主场优势的呢?”看到叶昱一脸茫然,说道,“到别人家的地盘去比赛,满场都是给对手加油的观众,对自己队都是满场的嘘声,?#19981;?#26377;?#27426;?#30340;心理压迫的。”

  “还有之前和你说过的,打球推人撞人都是犯规的,但是吼人不会,你也经常看到有些球员动?#27426;?#23601;吼那么一下,很有可能就吓了对手一跳,球就被别人抢了,你说这卑鄙吗,但这也不算犯规的。”

  叶昱低下了头,似乎在?#20102;跡?#24180;彧继续说道:?#20843;?#28982;我说的并不是同一件事,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,心理战?#24425;?#27604;赛的一部?#37073;?#22240;为害怕而输了比赛也不能怪别人吧,懂了吗?”

  叶昱最后似懂非懂地点?#35828;?#22836;。

  年彧叹了口气,笑道:“我姑娘这么单纯,以后社会上那么乱,怎?#31383;?#21834;,我肯定担心死了。”

  ?#21834;?#21494;昱听到后脸红了,她轻轻地说道:“你怕我被骗啊?”

  “是啊。”

  ?#20843;?#33021;骗走我啊……除了你。”叶昱小声嘀?#23613;?p>  居然被她反将了一军,年彧闷闷地笑,心想,可不就是吗,一块玉骗来的?#22791;?#20799;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