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短篇 生活随笔 父伤

父亲与我

父伤 蚕豆花开 2262 2019-04-24 22:59:29

  爸是慈祥的,在我的眼里他好像早就是个老头了。其实家里的箱子底一直珍藏着爸年轻时的一张照片,黑白的,浓密的眉毛,乌黑的头发,棱角分明的五官,有点复古的气质,绝对称得上帅气。可我很难把面前的老头跟照片上的面孔联系在一起,岁月的磨砾早已让那光滑的面庞布满了沟沟壑壑。为了这个家,他像一只风干的大枣一样失去了往日的光泽?#36864;?#20998;。

  爸是偏心的,对待我们姐弟?#29238;觶?#29240;多偏疼我。两个姐姐干的活比我多,下的学比?#20197;紓?#22823;姐活泼,二姐伶俐,偏我从小是被叫着“憨三儿“长大的。我胆小,什么都怕,在孩子们竞相比赛摔炮仗的年纪里,我连火柴也不?#20063;粒?#24597;烧着手。我干啥都没窍,大姐能在农忙时家里没有煎饼的情沉下,自己放下鏊子烙一撂煎饼出来,二姐能自已发面,蒸?#19979;?#22836;?#30001;?#22823;饼。我啥都不会,使个扫帚不知反正,关键是大姐只比我大三岁,二姐和我是双胞胎,我可不是憨吗!可爸就是疼我,连弟也要靠边?#23613;?#22240;为我听话,小孩子多是顽皮的,爬墙上树、下河摸虾,大人多是不?#21028;?#30340;。而我就不,让我溜着河边走我都不去,那多吓人啊,掉河里就?#21916;?#26469;啦。宅下有颗桑椹树,熟透的?#24049;?#30333;的发亮,比紫的桑椹要好吃,桑椹成熟的季节,二姐爬上树,手里拿个小塑料袋,自己吃着,再摘些放在塑料袋里。我就安静的在树下仰着头等着,等着二姐摘好了撂给我。

  夏日里,在水渠边,二姐溜着水渠,两眼放光的找着龙虾窟。或?#24515;?#19981;知死活的小龙虾就着晌午的阳光伏在水面上晒太阳,二姐就会拎着裤腿撸起袖子,把听到动静钻回窟里的龙虾提溜出来。而我只负责看篮子。就我这样的少材无料爸还是偏疼我,因为我听话。例如,圈里的猪拔桩子了,大人忙着没工夫拴它,让小孩看着,别让它糟踏人家的菜园子。别的孩子多半嘴里答应,吆喝两声,自顾玩去了。而如果要交待我,我就会寸步不离的陪着它四处转悠,以便随时制止它哪些地方可去,哪些地方不可去。这在别人眼里我就有点傻,可爸不这样说,他说我这是听活,让大人省心。别人都能言善道的,聪明劲都写在脸上,我虽?#35805;?#38745;,不言不语的,可我觉得我也不笨,心里有数。我说的话虽少,但爸爱听,爸在每日的劳作中艰苦度日,却总感到力不从心,对于我们姐?#30473;父觶?#29240;总是心有愧疚,他不像别?#35828;?#29238;母把孩子的平庸归纳为他自己的无能,他固执的认为我们都是?#21028;?#30340;,是他没?#24515;?#21147;培养。妈对这个?#39029;?#36127;荷的付出更让他觉得他自?#22909;?#29992;,让妈跟着他吃了苦,他曾不把责任往外推,而是一个劲的往身上揽,让他原本就自?#21834;?#25935;感的神精添砖加瓦。他这样自怨自艾的心态在某个不经意的晚上肆意的?#20013;?#19968;下。

  爸爱喝酒,小时候?#39029;?#25343;着个酒瓶去路边的小店打点散酒,爸在家制作他的下酒菜,一个鸡?#21834;?#19968;把大蒜,放在蒜炙里捣碎再撒上点盐就是他的下酒菜了。

  晚饭,一家人围坐饭桌旁,爸咂着他的酒杯,毫无征兆的吃着饭,爸的情绪在没喝酒前都是和蔼的,可是随着酒精的作用,他隐藏的情绪和压抑就会如闸泻一般,他长吁短叹,郁闷至极,感慨人生凄苦,控诉自己无能。他消极、敏感的神精容不得别人一句劝解,他悲观而又消极的状态让人感到无比的压抑,周围弥漫着人生愁苦,生无可恋的空气。妈在嫌烦的情绪中撂下句不咸不淡的话起座离开,姐弟?#34453;?#32487;撂筷而去,只有我觉得爸可怜,我会坐在饭桌边陪着他,听他说活,希望我的存在能给他些许安慰。偶尔,我会在爸愁苦的情绪中穿插几句自己的劝解,爸?#36335;?#21548;的进,情绪会在我的劝解?#26032;?#26377;?#33151;弧?#20037;之,我会在一连串的劝解中穿插批评,我的话对爸特有渗透力,爸的心绪渐渐抚平,我便连推带搡、连哄带骗的搀着他,一手拿着笆扇,一手拿着毛巾,哄小孩似的让他抓紧到河沟边洗澡去。那时的河沟边柳树低垂,河水清清,是我?#20146;?#32769;少爷们纳凉,洗澡的好去处。爸只要往那儿去,人多话多,所有的不愉快便会被人们说笑中冲淡了,家中的阴霾到此结束。

  也有我劝解不?#35828;模?#29240;喝醉?#35828;模?#25105;不知道他心里到?#23376;?#20160;么想法,生无可恋的样子让我们很害怕,妈便?#37027;?#30340;把家里的农药瓶藏起来,在酒精的作用下,真怕他作出什么不理智的举动。

  爸或许在醉酒的情况下才是是真实的自己。酒醒的时侯他又该严整以待,用最廉价的劳动力去支撑这个家,其?#30340;?#20010;年代大多数的中国农民都是在这样日复一日的劳作中?#26194;?#30340;,不同的是,他们甘心,而爸不甘心,爸老是纠结于在自已能力局限的情况下而又无力改变的事实,从中没有总结前进进取的力量,而只是在不断的自责中控诉自己的无能和命?#35828;?#19981;公,他所有的表现没有给我们带来鞭策的力量,只让我们觉得自己更加?#25300;ⅰ?#20197;至于,我在爸的重陶中把平常的物件都能用来划分阶级层次的标尺。比如,人家自行车后座捆着的一整袋又大又红的?#36824;?#21516;学煎饼卷里满满的青椒鸡蛋,校门口被同学随意挑捡的贺年卡、贴画和泡泡糖,或是邻居们在满庄吆喝的小贩摊前称起成串的紫?#21688;眩?#22312;那个时候,都被我用来划分成比我们高一等的,有钱人家阶梯。其实现在想来,我们家并不比庄上的人家差,只是我们家孩子多,父母在日常的零用中拘紧了些。

  妈多偏疼二姐,二姐长的好,聪明伶俐。妈每每看到二姐在小学里跟她的同学在月季花前照的像片,都会由衷的夸赞,说她跟朵丁香似的,丁香花什么样,我没见过,但在妈的眼神里她二闺女比那像片里的月季花要俊,人比花娇!我在妈面前就显的木讷多了,妈也不看好我,可我心里有数,我也不憨。庄上或有炸玉米花子的或卖牙糖的,我就?#37027;?#30340;告诉二姐,虽然不怂?#20102;?#20294;二姐总会向我的希望那样发展,去央求妈,炸一锅玉米花子或瞒着大人墙角巷口的搜索着,破旧的塑料纸,空?#35828;?#37202;瓶去换点少许的牙糖。我只?#23545;?#30340;跟着,即不主动却?#34453;?#20998;一杯羹。多年后想来,我是有点滑头,谁说我是“憨三儿“呢,我精着呢!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?#25913;?/a>
15选5开桨结果走图 虎扑篮彩神棍讨论 中国福利彩票开奖号 棒球衫 福利彩票26选5走势图 江苏十一选五遗漏记录 腾讯分分彩走势在哪里 淘宝快3和值 百家乐纸牌游戏 2011年3d彩票走势图 浙江快乐12玩法 青海快3开奖走势图 幻想中彩票小说 山东群英会开奖信息 百家乐平注常赢玩法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 15选5开桨结果走图 虎扑篮彩神棍讨论 中国福利彩票开奖号 棒球衫 福利彩票26选5走势图 江苏十一选五遗漏记录 腾讯分分彩走势在哪里 淘宝快3和值 百家乐纸牌游戏 2011年3d彩票走势图 浙江快乐12玩法 青海快3开奖走势图 幻想中彩票小说 山东群英会开奖信息 百家乐平注常赢玩法